張嵬

張嵬,"嵬"發音(ㄨㄟˊ)
另有筆名"腐域直送"
歐美廚,DC深坑
Bottom!Jason主要

【新年賀卡】

終於完工---

【日常】
紙凸版 印帆布包。

【途中】

睽違一年的大畫布(快死了

《向大師致敬系列 6》

Inspired by  Roy Lichtenstein.

【Suicide Squad】Deadshot/Rick Flag (電影世界觀、G、完結 )

隨緣有貼過。
最近重瞄SS又再次被這隊萌得不要不要。
結果即使經過一年、還是只搜得到自己的醃漬腿肉。
只好再自己拿出來啃(。
-----

*此篇為Suicide Squad自殺突擊隊 二創。
*配對為 Deadshot (Floyd Lawton) / Rick Flag (死亡射手X瑞克佛雷格)。
*純為電影世界觀。
*角色與世界觀屬於DC、但腦洞跟腦殘都是我的。
*為延伸電影劇情,所以無可避免地會暴雷。
*小段子式書寫法、就跟電影的剪接一樣跳痛 (欸),不喜者可以轉彎了。
*會讓Flag與June正經分手,不喜者勿入。
*私心的養兒梗

前半部大概會是蠻冗的日常....

-------------------
【Serious】

01.

在拯救世界的惡棍們回到Belle Reve、Deadshot終於探視到他女兒過後沒幾天,Deadshot就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他要收到女兒寫的信。

而遠在華盛頓DC的高官辦公室,Amanda Waller與負責傳話的Rick Flag互瞪了意味常深的幾秒,幾乎是嘆息著同意了。

02.

實際上,她只答應了一半。

有鑑於Zoe每天都有寫信……讓私人書信進入監禁重地已經是Belle Reve的破格,自然不可能放寬到每日都有信件流入。

於是,在充滿髒話和有點血腥暴力的一番討價還價之後...

Floyd Lawton ,AKA Deadshot,獲得了每週日固定收到寶貝女兒Zoe一週分量信件的特權。

03.

「……我還真沒想到他們會讓堂堂特種部隊上校當信差。」Deadshot訕笑道。

當他從鐵門的遞物窗看到Rick Flag那張正經八百的臉的時候、認真是訝異了一下;而當Flag從外套裡掏出一疊粉色系信件、甩在遞物窗平台上時,Deadshot就真的不客氣地大笑出來了。

「喔、老天。別告訴我之後我每個禮拜都要看到你一次……有鑑於上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們就準備要去自殺了……這對心臟不太好!」
相較於一副幸災樂禍的Deadshot,Rick Flag只是勾起半邊嘴角、雙手抱胸地往後退後了一步,淡淡地回應道:

「如你所願,僅限這次。」

04.

可惜事與願違。

Rick Flag 透過遞物窗與癱坐在牢房角落、明顯就是剛挨一頓揍的Deadshot對視著,幾分鐘都沒人開口說話。
最後是Flag先投降了。
Flag嘆了口氣,將懷裡的兩疊信直接投入了牢房裡:一疊份量較少但整齊清潔;另一疊則是明顯不只一週份量、而且沾染汙漬又皺巴巴、顯然是飽受催殘。

Deadshot終於掙扎著從角落起身。

「那些狗娘養的傢伙!我TM就知道是他們扣著我的信!」

「獄警不遵守約定程序是一回事,但拿晚餐的豌豆 射傷送飯警衛的眼睛絕對不是好主意。恭喜你的刑期又增加了一年。」

Deadshot回給門外的傑出軍人一連串精彩絕倫的髒話,附帶一個「這裡的傢伙每個都是自以為是的狗屎」的結論。

「該死的、我竟然只有你可以相信。」

Flag花了一點時間來判斷Deadshot這句到底是真心話還是氣話。

05.

Belle Reve的典獄長 一臉解脫地看著軍用私人飛機再次停在自家監獄的草坪上。

沒錯,再次。每週一次,這個月正好第三次,從他批准特權開始已經過了至少3個月。

每週親自去飛機前迎接特種部隊上校的大駕光臨、已經快要變成典獄長的例行公式了。但這位上校專程一趟飛機過來,竟然只是要幫忙傳遞一位小女孩給他囚犯爸爸的信。

典獄長覺得這簡直是種懲罰—— 懲罰他之前的督導不周、讓應該每週送給某位囚犯的信件居然被手下警衛幹走。順道用稅金懲罰孕育出這群極致邪惡的恐怖社會。

好在,這個懲罰……針對典獄長個人的那個部分……要準備結束了。

就在前天、該死的前天,小丑帶著一批訓練有素的瘋子、炸破了十幾道牆、幹掉一打警衛、把瘋狂的Harley Quinn給帶走了。

連牆壁都還來不及修好,上面的撤職命令就到達典獄長辦公室了。
而今天,Rick Flag就是順道護送新典獄長來就職的。

於是當Flag丟下新舊典獄長進行交接時,即將卸任的典獄長就迫不及待地開始交代各種代辦事項:包含修牆、寫報告、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某個囚犯的特權、每週意義不明的接機……
還有把某幾個沒長眼睛、看不懂特權的獄警調去餵鱷魚。

06.

「嘿,我聽說Harley跑掉了?」接過又一疊整齊的信件,Deadshot閒聊般地問道他的信差。

「按照規定我不能告訴你。但看在我們一起搏命過的份上—— 是的,她跑了。而且昨天就在各大電視台和她的男友大搞破壞。」Flag一如既往地雙手抱胸站著,但表情顯得日常許多、軍人的嚴肅淡了不少,彷彿這對瘋子重出江湖是意料之中的事。

「老天,小丑還活著?」

「顯然,是的。」

「你老闆還沒氣得炸掉Harley的頭?」

「很遺憾,她的炸彈已經被非我預期地解除了。」

「……」

「……」

兩人對視沉默了幾秒,Deadshot就誇張地大笑出來。

「哈哈哈哈……很遺憾,她自由了。」

惡棍的臉上寫滿了 對好人們的同情、真誠地。

07.

Deadshot承認,當看到把新信送進來的人、不是以往那個認真過頭的Flag的時候,他有一點訝異。

但更驚悚的是,這次幫他送信的、是某個在幾個月前應該已經死掉的人。

「……你活像看到鬼。」前.海豹部隊上尉,GQ Edwards[ˊ注1],在與Deadshot互瞪三秒後發表了如此感言。

Deadshot偏頭看著GQ臉上大面積的燒灼傷痕,回道:「先不說你確實看起來像鬼……我還以為你在按下引爆鈕之後就跟Diablo一起掛掉了。」

「原來Rick沒有告訴你嗎?Waylon在最後一刻把我拉到水底、還幫我擋掉了大部分的衝擊……」
「嘎?誰是Waylon?」
「你們下水道的好鄰居Killer Croc。」
在Deadshot嚇得一臉懵逼的時候,GQ往後退了幾步、讓Deadshot能夠看到自己臉以外的部位。

Deadshot覺得自己有點接收到太多資訊。

「……沒了一條手臂、一顆眼球、還有大半張臉,但還好命留住了。」GQ用僅存的一條手臂拍了拍自己身上那套Deadshot再熟悉不過的獄警制服外套,接著說道:「Rick給我排了個教官職位,估計很快地、經過你門前的每個傢伙都大概都會曾挨過我一遍打。」

Deadshot完全不給週遭獄警面子、颯爽地暴笑出聲。
他覺得這一切真是太荒謬得好笑了。

08.

「Flag那傢伙幹嘛去了?」
當第三度在每週送信時間看見GQ的臉,Deadshot終於還是忍不住問了。

「墨西哥、機密任務、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回來。」GQ簡潔有力地把整串事情交代完畢。
「Dr. June Moone已經用同樣的問題轟炸過我很多次了。」GQ隨即又補充道。

「……危險嗎?」Deadshot在自己意識過來前、已經開口問出了這個蠢問題。

果不其然,GQ回給他一個看白癡的表情。

「他是軍人,可沒有不危險的事。而且……」

「我覺得沒有比『與你們共事過』更危險的事了。」

09.

又再過了兩個多月,Deadshot跟GQ的話題內容已經快要變成公式行為——
一兩句關於樓下會唱歌的鱷魚、一兩句關於外頭卯起來搞破壞的瘋子、再一兩句關於如何安撫粉紅獨角獸偏執狂……

然後就是關於那個人在異國、消息全無的軍人。

轉眼又到了收信日。

但Deadshot只等到:又一次被成串的特種部隊用盾牌爆輾到地上。
這次他甚至還來不及擺出備戰姿勢!

熟悉地被綁在椅子上、邊罵罵咧咧地被推進一個站滿科學還是醫護人員的房間。Deadshot看到GQ和Katana站在房間的角落,但似乎只是做個保安的模樣,兩人對於Deadshot的大呼小叫只是露出無奈的神情、完全沒有搭理他。
在被那群選擇性耳聾的醫療人員用那個痛得要死的針槍戳了一下之後,他聽到一聲十分匪夷所思的口令:「確認,目標已移除。」

然後,Deadshot就原路被推回他的牢房。沿途他遇到一樣被推出來的Captain Boomerang 和 Killer Croc,他們互看了一眼、一樣都是莫名其妙。

搞什麼鬼?!

Deadshot被摔回牢房沒過幾分鐘,他還在試著搞清楚狀況。警衛的腳步聲又響起了。緊接著牢門的窗格被打開,他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呦!想念我嗎?。」

站在那裏的是一個帶著嘲諷笑容的Rick Flag。

那瞬間Deadshot腦裡只有一種反應,而他也真的實行了。

「……你還沒死阿?」

牢房門外響起GQ懊惱的哀號聲。

10.

「他賭說你見到我的第一句話會是髒話、但我賭你會問我『怎麼還活著』。」

Deadshot送給門外的軍人們一個極盡鄙視的眼神,然後從Rick Flag手中接過又一疊少女風格的信。

「順道一提……」Flag突然停頓了一下。不知為何,周遭瞬間跟著安靜了。

「配合正義聯盟與美國聯邦的協議,即刻起X特遣隊解散了。基於人道精神、剛剛已經解除了你們的奈米炸彈。接下來,你們除了乖乖服完剩下的刑期外、大概沒有其他選擇。」

Deadshot一拳重重地敲在鐵門上。

旁邊的警衛立刻武裝了起來、但隨即被Flag揮手制止,他毫不閃躲地對上面前那雙充滿暴戾之氣的眼睛。

「……至少你不必再擔心死得莫名其妙。」

Deadshot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咬牙切齒地回應道:「我可不覺得你們有在乎過我們的死活。」

笑容從Flag的臉上消失了,兩人之間的氣氛降到冰點。

最終是Flag嘆了口氣、往後退開了一步。

「往好處想,至少你們還拯救過一次世界……」

Flag的句尾 被Deadshot爆發的怒吼給吞沒了。

11.

每週的送信仍然持續著。

Deadshot牢房前的警衛都表示壓力很大。

自從知道減刑無望,惡棍們就回到過去的各種遊手好閒、無端鬧事。

特別是Deadshot這個特權人士,每到收信這天、他就會特別地不安分:語出威脅、攻擊牢門、還有把牢房裡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當彈丸射出來……

而實際上與Deadshot在第一線對峙的那位Rick Flag、看起來始終都是豪不在意的樣子。

就像現在。

隨著一聲牢門震動的巨響,警衛們再一次地舉槍備戰——然後又再一次地被Flag所制止。幾個年資較深的警衛、毫不掩飾地露出「又來了」的無奈表情。

今天的導火線是稱呼問題。

「抱歉了,Flag。只有我的朋友才能叫我Floyd。」

「我以為我們算朋友?」Flag意有所指地用下巴點了一下牢房角落的方向—— Deadshot通常把Zoe的信放在那裡。

Deadshot爆出誇張的笑聲。笑到上氣不接上氣的那種。

「不不不、還差那麼一點點……」Deadshot誇張地用手指憑空捏了一個小小的縫隙。

Flag耐心地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你應該知道,我快半年沒見到我的Zoe了吧?」

「這好處理,就下週吧。如何?」

一旁看戲的警衛們發出被嗆到的咳嗽聲。

「你他媽……啥?」

Flag答應得太過爽快,Deadshot意識過來時整個呆愣住了。

「拯救世界還是有好處的,是吧?」Flag看著Deadshot傻住的臉,一臉覺得好笑。

12. [注2]

「等等,你剛剛的意思是……你那時跑去墨西哥是要去找Diablo?他還活著?」

在前往Gotham的囚車上,被鐵鍊拴在座位上的Deadshot不敢置信地大叫質問。

坐在對面的Flag抬頭給了Deadshot一個不贊同的眼神,然後接著說下去:

「在June的資料中有關於El Diablo的神話紀載,那種能力是會轉移的。有情報說,現在那個能力已經重新出現在墨西哥某處村莊的一位新生兒身上……」

「所以你們就舉著美國國旗去綁架人家?」

「是阻止非法人口販運及人道救援。我們跑過了大半個墨西哥、最後是在港口貨櫃裡找到那孩子。」

Deadshot與Falg對視了幾秒。然後Flag肩上的無線電傳來已經接近Zoe住處的訊息。

「嘿,Flag。給你一個建議:不管那孩子是怎麼來的、現在在哪,他都是個人、不是武器。」

「還有,你說謊的功力還是一樣爛。」

13.

今天的訊息確實有點爆炸。

Deadshot正準備品嘗Zoe親手烤的鬆餅,結果抬頭就看到Zoe開心地端著盤子也給了Flag一份鬆餅。兩人的互動看起來竟然十分熱絡。

然後Deadshot才得知:
一直以來,每週送到Belle Reve的那些信,都是Rick Flag親自到家裡來、從Zoe手中接過那些信件。當然除了他出任務的那幾個月。

Deadshot呆愣著看著Flag幾秒(就跟當初Flag從懷裡掏出那些信時一樣),最終他決定衝過去給Flag一個雙腳離地外加轉圈圈的擁抱。

Zoe在一旁笑得非常開懷。

Flag那時臉上的表情真是說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從這天起,Flag的位子,從門邊晉升到了餐桌旁。

14.

「你身上有股奶粉味。」Deadshot抽著鼻子對牢房門口的Flag露出詭異的神情,緊接著說到:「你什麼時候當爹地了?孩子的媽不會是那個女巫吧?」

Flag因為Deadshot把June稱呼為女巫而皺起眉頭,但並沒有多說什麼。

「都不是。不過最近實驗室被輿論追著跑、那個孩子沒有辦法待在那裏。於是我現在代表國家成為那個會噴火的孩子的監管人。」

「實驗室」這個詞讓Deadshot短暫地湧起一股不舒服的情緒。但隨即、他想像到Rick Flag被上司塞了個無理差事時的暴跳反應。Deadshot立刻就爆笑出聲,十足地幸災樂禍意味。

「那個女巫博士不是也是你負責監管嗎?這個國家真是對你太好了,不只老婆、連小孩都幫你找好了!」一句話被Deadshot自己的笑聲切得斷斷續續。Flag一手揉著眉頭、不發一語。

「想不想聽聽我當爸爸的經驗分享嗎?Daddy------哈哈哈哈哈」

Flag回給Deadshot一個「Go f**k yourself」的表情、順便也狠狠瞪了在角落偷偷跟著笑起來的GQ。

15. 

這週的信件晚了兩天才送到,而且還是GQ送來的。

「臨時任務?」接過信的同時Deadshot詢問道。但出乎意料地,GQ搖了搖頭、表情也是一派疑惑。

「他要我去門口接手時還有跟我通電話、信也是他自己去收的。感覺不是在出任務的路上。」GQ如是結論道。

於是,直到GQ離開、兩人都沒搞清楚到底發生的什麼事。

但當他打開Zoe寫給他的信後,就大概有點眉目了。

那大概是臨時加寫的一封信、字跡有點潦草。但大意就是:Zoe覺得Flag叔叔好像怎麼了、要爸爸多多關心一下。他的寶貝女兒用了許多……他覺得根本不會出現在Flag身上的描述,像是什麼「眼睛應該是哭過一樣腫腫的」、「情緒低落、時不時就看著手機螢幕上的照片發呆」這類......

Deadshot覺得光用想像就有點起雞皮疙瘩。

總之,Deadshot如此結論道:大概跟分手一類的拖不了關係。

果然,過沒多久、GQ就帶著真實性很高的八卦來找他閒聊了。

16.

「……她懷疑自己對我的感情是出於那種情境下的絕望。而現在已經沒有威脅了、她便不再那麼確定這份感情的真實性……」

「呃……其實我沒有要問得那麼仔細。」Deadshot忍不住出聲打斷牢門口Flag開始邁向有完沒完的敘述。Flag抬頭看了Deadshot一眼、最終發出自嘲的笑聲。

場面莫名非常尷尬。旁邊被當空氣的警衛全都呈現一種想迴避但不能的踟躕狀態。

最終是Deadshot乾咳兩聲、把話題硬轉到別的方向。
「所以,那個噴火小孩還是你負責照顧?」

「他目前能力很穩定,而且現在也只親近我。」Flag聳聳肩接話了。然後又接著問道:「關於單身男子帶小孩、你有什麼經驗要分享的嗎?」

喔,好吧,至少不是失戀話題。

「首先……你已經有了一個好的開始。」Deadshot裝模作樣地鼓掌了兩聲,然後把手臂靠在牢門上、煞有其事地繼續說著:

「至少你搶到孩子的扶養權。」

Flag毫不給面子也很給面子地笑了出來。

17. 

「操!」

躲過又一排華麗的霰彈攻擊。Deadshot一個狼狽的翻滾躲到了裝甲車後面。好死不死,某個一身黑、自稱Batman的傢伙也在這裡。

他一點也不想跟這群「英雄」合作、一點都不想!

Batman只瞄了他一眼,又丟給Deadshot幾個裝滿橡膠子彈的彈匣—— 沒錯、橡膠子彈 [注3]。最讓人痛不欲生卻怎樣都死不了人的那種—— 隨即像隻大蝙蝠一樣、張開黑色的披風跳出掩護。
外頭響起了無數聲骨頭被擊碎的哀號,Deadshot邊罵著髒話邊抓緊機會朝外頭射了幾發橡膠子彈。 

小丑心情很好地炸破了阿卡漢瘋人院的大門。同一天、Gotham監獄暴動,所有的警力都被調到了監獄去。結果這時市區黑幫又莫名爆發激烈衝突、沿街槍聲不斷。這下子,各種暴亂分子全都跑到了街上。

而好巧不巧、正義聯盟的超人類們現在都遠在地球另一遍的戰場拯救無辜村民,只有Batman留守。

Gotham市警察和Batman盡了最大努力率先控制住了那些最麻煩的高功能罪犯——Two Faces、Lex Luthor、Riddler、Scarecrow這些——。但部分行動力異常高超的身體型病犯突破了阿卡漢橋的封鎖線,和街上的火拚攪和在一起,死傷像瘟疫一樣蔓延開來。鄰近的都市全都陷入恐慌。

特警和軍隊湧入Gotham,結果是一遍混亂。民眾忙著逃離市區、但市境為了防止暴徒逃脫而管制;這時地鐵又傳出爆炸、感覺哪裡都不是安全的。

這次不用什麼奈米炸彈當威脅,只要Flag告訴Deadshot「有其中一群瘋子跑到了Gotham中學挾持了裡面的學生」、再告訴Killer Croc「有人在Gotham下水道下毒」,兩個超級惡棍就抄起傢伙準備跟他上前線。
至於迴力鏢隊長?不知道為什麼一句話都沒說就跟上了。

雖然當Flag帶著他們出現在Gotham時,Batman的表情(雖然只有下半張臉)看起極度的不贊同。但他什麼都沒說,只是遞給他們各種裝著橡膠子彈的兵器。(他們還是到擊發的那瞬間才發現子彈有問題......)

當Deadshot從掩護後探出頭,便看到遍地被放倒的病患,Katana正站在蝙蝠俠旁邊和他說話。

Deadshot的通訊耳機裡傳出消息說:Killer Croc正帶領著下水的住民們往淨化場撤離(等等、下水道有住人?) 
而迴力鏢隊長不知道發什麼神經、不但沿路順手打人加打劫還脫隊跑去瘋人院隔壁的玩偶工廠,於是就被不知道從哪跳出來脾氣很差的變裝英雄一拳摜倒了。(這個城市到底有多少帶著蝙蝠標誌的變裝英雄?)

Deadshot端著槍走到兩人身邊。Katana看著他的眼神依舊滿是戒備,但Batman只是撇頭望了他一眼。

「Gordon局長和Flag上校的小隊正在5樓跟12名歹徒對峙。」Batman伸出手指向滿目瘡痍的校舍,接著繼續說道:「有一整個班級的孩童被挾持……包含你的女兒。」Deadshot用力地握緊了槍。

「有一對雙胞胎兄弟遭到槍擊,若不趕緊接受治療就會有危險。」Batman說完便開始往校舍移動。緊跟在後的Katana不發一語、她眼中的怒火簡直都要實體化了。

三人利用勾抓和繩索、很快地便到達了5樓。Batman自己繞到了建築外面去、Katana跟Deadshot則是去跟Flag會合。

軍方的特戰隊員和市警察已經控制住了走廊和所有階梯出入口。到處都是血跡、彈殼和爆破的痕跡。一對老師模樣的年長男女躺在目標教室的門口、已經沒了生命跡象,但沒有人有餘力做些什麼。

那間被挾持的教室對外窗戶前都站著被挾持的孩童,所有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警察局長Gordon蹲在走廊轉角的掩護處中,用著簡易的擴音裝備對教室裏頭的暴徒喊話。

但教室裡傳來的除了孩子們的啜泣聲之外、就只有暴徒的漫天粗口和討價還價,無非是要挾持孩子以換取逃離的機具一類。

然而,那些暴徒彼此竟然也是在互相爭吵著。

「確認身分。裡面有3個是來自阿卡漢的病犯、其他都是幫派分子。每個都持有槍械。」Batman的電子嗓音在耳機通訊頻道響起。

「被挾持的孩子估計有20名以上。」站在一旁的Flag邊喘著氣說道。

Gordon焦慮地抓了抓頭髮,然後繼續嘗試著跟歹徒交涉——首要之急是救出那兩個情況危急的孩子。

Katana跟Deadshot抵達了守備處,在任何推擠和衝突產生之前、Flag眼明手快地抓住了一副準備進去大開殺戒救女兒模樣的Deadshot。Deadshot擺脫不了Flag的鉗制、便報復性的狠撞了一下Flag的胸口。在Katana亮刀之前,Flag總算還是成功攔住了Deadshot。

手持電子設備的特警終於就拿到了目標教室的熱感應圖像,Flag隨即抓著Deadshot湊到螢幕前、與通訊器另一頭的Batman飛快地開始擬定起作戰計畫……

突然間,教室裡槍聲響起。

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Deadshot已經撞開Flag、衝了出去。

18.

不知道哪條水管被子彈打爆了,從天花板灑下聲勢壯大的水花,把煙硝瀰漫的走廊搞得更加一蹋糊塗。

Batman飛身把最後一個暴徒踹出窗外 (放心、那傢伙肩膀上還插著勾鎖),這宣告著這場暴亂的結束。
Gordon與兩個女性軍人合力抱著受傷的兩位孩子往外跑去。其他特警與軍人不顧自身的傷口、忙著拉起或抱起龜縮在地上的孩子們。一時之間,哭聲與安撫聲及水聲混成一團。

甫度過一場惡鬥的Deadshot癱坐在牆邊、懷裡的Zoe邊啜泣邊緊緊抱著他。Deadshot撐起力氣撫著女兒的頭,低聲安慰著:「沒事了、沒事了。」

一聲呻吟從手邊傳來。Flag趴躺在Deadshot身邊,手中的衝鋒槍已經沒有子彈了。他掙扎著把槍身推開、同時努力翻動自己想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Deadshot最終還是忍不住伸手扶了他一把……
結果最後Flag把腦袋重重地摔在Deadshot的大腿上,力道之大讓Deadshot也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

Flag滿臉佈滿大大小小的傷口和血漬、加上漫天噴灑的水花,讓他幾乎睜不開眼睛。

「欸、老兄。你剛剛不會是閉著眼睛開槍吧?」Deadshot的疑問得到了Flag有氣無力的一聲咒罵回復。

剛才在最後一刻,Deadshot為了保護Zoe而失手被奪走了手槍。結果是滿臉血Flag從水柱間衝出來、一個連發放倒了歹徒。但來自對方手槍的橡膠子彈也毫不留情地打斷Flag的肋骨。

「下次我真的會直接斃了你。」Flag講得咬牙切齒。

Deadshot與Zoe對視,同時露出了有點虛弱但開懷的笑容。不過Flag這時看不到。

19.

「這次Waylon要到了一台電視遊樂器,他的下水道簡直快要比警衛娛樂室還有趣了。」在臨時改建成病房的牢房裡,GQ在大開的牢門邊上演單手削蘋果的特技、邊自顧自地閒聊著。

Flag拄著拐杖站在裡面一點的地方,牢門外是比平常還要再加重一圈的警力。
雖然現在拴著條鐵鍊、懶洋洋癱在床上的Deadshot看起來一點也沒有要大鬧一場的意圖。

「Zoe跟其他孩子的恢復情況都很好。在學校重建完成之前、他們會被安置到大都會的……」Flag沒有搭理GQ的話題,而是直接對著Deadshot開口道。

「等等。」Deadshot突然打斷了Flag的句子。
「在開始聽你的『報告』前……你確定不先坐下來嗎?」

Flag挑了挑眉環視整間牢房一眼,當然不可能看到什麼椅子。當他的視線轉回來時,只看到Deadshot伸手往床鋪邊拍了拍。

「我對傷兵也是通情達理的喔。」

GQ後來突然笑得非常奇怪。
這讓Flag開始有點不確定:接受這樣的好意到底是不是個好主意?

20. 

Deadshot到後來才知道:那次的Gotham鎮暴行動,是Rick Flag擅自決定的、並沒有通過上級授權。

「雖然正義聯盟有出面說情、但上頭他們還是決定要追究Rick的責任。」

帶來消息的GQ看起來相當不高興,但也無能為力。

「……所以他們把Flag關起來了?」

「還沒有。因為沒有人能夠接手那隻噴火龍,所以在懲處確定之前、他都只能待在華盛頓D.C。」

Deadshot突然間覺得 好像並不用太擔心了。

「相信我……看在噴火龍的份上、上面那些傢伙絕對不會捨得奪走他的『爹地』的。」

兩人有志一同地笑了出來。

21.

4個月後,某天,Rick Flag又突然像沒事一樣出現在牢門前。兩人沒有多交談些什麼,Flag就指揮著警衛將Deadshot押出牢房。

在走廊的行進間,Flag一直都走Deadshot的拘束椅旁邊。Deadshot用眼角餘光檢視著Flag:傷感覺都恢復良好、可能再過不久就能完全復原了;他今天穿著襯衫和正裝、還挾著一個公事包,而不是以往的軍便服……

Deadshot終於忍不住問出了那個他一直有所懷疑的事:

「那個時候……你是為了Zoe而去的。」是肯定句。

Flag 終於偏頭看了Deadshot一眼,然後露出了微笑。

「我答應過她,我會來收信、我也會把每封信都送到她的Daddy手上。」

押送的隊伍在一個房間的門口聽了下來,幾個警衛率先走上前著手開啟門上繁複的鎖。

「謝謝你,Flag。」那是來自一名惡棍、極其稀罕的真心道謝。

然而,笑容卻慢慢地從Flag臉上扭曲、變成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

「……說不定待會兒你聽完這個消息、就不會想謝我了。」

房門開啟了。

22.

氣氛肅殺、一如這座監獄中的每一天。

這是一間不大的房間,中央擺著一張沉重的金屬桌,桌子長邊的兩端各擺著一張造型簡單的座椅。就像監獄的偵訊室一樣、桌上配備著束縛罪犯的裝置。房間上方有著一圈樓中樓的設計,待命於其中的警衛們荷槍實彈、由上至下地緊盯房間中的動靜。

Deadshot與Flag坐在桌子兩端對視著,GQ站在Flag後方一段距離、僅存的手臂緊貼著腿邊的配槍。

隨著Flag將幾張剪報擺上桌面,情況開始失控。最糟糕的那種。

「你的妻子和她的男友即將進入勒戒所。由於Zoe已經沒有其他能夠依靠的親屬……Gotham的少年安置機構將接手她的……」

這個消息如一顆炸彈引爆在Deadshot的理智,幾乎使他眼前一黑。

「不、不可以!!!!!!!」

身為一個Gotham居民,Deadshot對於那個城市的「社會」再了解不過。對於那些失去依靠、貧窮、被階級打在底層的孩子,所謂的公家機構、也只不過是另一個犯罪者萌芽的溫床。

無論是自己、罪犯、還是蝙蝠俠,都是由那深不見底的泥沼、孕育而生。

所有人都再清楚不過。

「.……不能……Zoe……她不能……」

不能變成跟我一樣。

Deadshot的拳頭無力地摔在桌子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憤怒、不甘、痛苦、無能為力。過去費盡一切的保護、所有的努力,終究只是徒勞無功……

但Flag 沒有抬頭,只是一言不發的從公事包中拿出更多的紙張。

幾聲清脆的整紙聲,一疊文件被擺到了桌面上。

「鑒於她是這個世界上最窮凶惡極的罪犯的女兒,以Gotham的社會福利系統、顯然無法阻止她走向最壞的未來……」

Flag終於緩緩地將目光凝聚在Deadshot身上。

「我向上級提出將她交由國家特殊監管的提議。很幸運的、他們同意了。」

在Deadshot震驚的目光中,Flag挺直了腰桿、擺出了一個慎重的姿態,宛如宣示般地說道:

「我現在代表國家成為Zoe的監護人。直到她成年、都會由我親自監管。」

整個空間瞬間沒了聲音,連GQ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似乎只有Flag本人覺得這個發展是理所當然。

在Deadshot反射性的髒話飆出口前,Flag便把一張寫滿密密麻麻文字的文件推到Deadshot手邊,用不容反駁的語氣說道:「只要你簽字就可以了。」

Deadshot望著手邊的文件,過了十幾秒,才終於用力呼出一口氣。

情況已經失控。最意想不到的那種。

「…老兄….我現在真想抓著你的腦袋狠狠親你一把。」

看著Deadshot一臉正經地如此發言,Flag跟站在一旁GQ 都笑了出來。

「很遺憾,Deadshot。你現在被栓在桌上、抓不到我的腦袋。」

Deadshot回以一個燦爛至極的笑容,說道:「喔不不不….我相信這不成問題….」

話音才落、鐵鍊伴隨Deadshot伸出手的動作匡噹作響,力道之大連沉重的鐵桌都被拉扯拖出巨大的噪音。
Deadshot抓住Flag放在桌面上的手、拉過來湊到嘴邊就是一陣雨點般的猛親。

一瞬間裡,會客室混雜了警衛緊張的怒吼、舉槍聲、上膛聲、GQ大聲喝止警衛動作的吼叫、還有嘴唇與手背相觸時異常響亮的親吻聲。

對方完全出乎意料的舉動,即使是Flag這位見過這種大風大浪特種部隊的上校、一時也呆愣在當場。剛剛打趣的笑容也不自然地僵在嘴角。
而這短暫混亂的罪魁禍首只是帶著燦爛笑容抬起頭、仍舊緊緊抓著Flag的手不放。

「我真是愛死你了,Rick。」

Flag與Deadshot的視線撞在一起。

旁觀者GQ發誓……他在一瞬間有感覺到空氣凝滯了一下。不是那種尷尬的凝滯,而是更認真、意義不同的感覺。

不過下一秒,Flag的笑聲打破了這個停頓—— 是那種應對玩笑的訕笑。

「我也是,Floyd。」(Me too, Floyd)

「嘿,我是認真的、我認真。」Deadshot在周遭警衛逐漸熱絡的笑聲中、仍舊帶著笑容緊抓著Falg的手。

Rick Flag只是笑著、沒有回應。但他並沒有抽離被Floyd Lawton緊握的手。

一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後,直到某天Flag的戰術背心裡突然多了一張與這對父女的合照、直到某個彷彿全世界都瘋掉的「自殺」任務......
在世界上某個善惡邊界已然模糊的都市戰場、某個隱蔽於廢墟之下的下水道,在血腥味與混濁汙水圍繞的暫時安全空間裡,Rick Flag靜靜地躺在神射手的懷裡、任由一雙繫著槍管的手臂將他緊緊擁住……

直到那個時候,他才終於告訴他—— 那時候,他也是認真的。

[尾聲]

若干年後。華盛頓特區 西北方近郊。

一大清早,一間家庭住房中就傳來女性大呼小叫的聲響。

「這是怎麼一回事?」

Zoe˙22歲˙Lawton將一疊紙砸在了餐桌上—— 準確地來說,砸在餐桌上那排正在保養中的軍用槍枝及刀械上。

「這是調查局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和受訓須知,Zoe。」Flag一眼撇過那些紙張,手邊保養槍枝的工作並沒有停下來。

Zoe雙手都拍到了桌子上。幾個零件被震到了空中、發出零星地聲響。
「你到底動用了多少關係讓他們可以略過我的身家調查?」

Flag終於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看向Zoe。

「一、你考試的成績非常優秀;二、公開文書上你是跟我姓;三、只要不提到你真正的爸媽,一切容易很多。」

Zoe看向Flag的表情就像他講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怎麼可能容易很多?他們一個嗑藥死在裡面了、一個還在外面跑路!」

Flag一時之間沒有接話。兩人就這樣沉默地大眼瞪小眼了幾秒。最終是Flag再次開口:

「相信我,等你畢業那天、妳爸一定會出現在看得到妳的地方。到時候我會逮到他、把他壓在地上打。」Flag邊說邊俐落地把槍組了起來,零件碰撞的聲音清脆而殺氣十足。

「不、我覺得到時會是他把你壓……」

「嘿!兩位!這裡還有未成年人好嘛!」從客廳方向傳來少年的呼喊聲、代替了Flag準備提醒Zoe注意修辭的主意。

「好了,Zoe。現在、載妳弟去上學。」Flag伸手把車鑰匙和桌上的通知書一齊交給了Zoe,附帶了一句:「然後你要找機會自己跟他解釋為什麼你要離開家了。」

「......那我只能今天晚上陪他去游泳課了。」Zoe看起來陷入了另一種苦惱當中。

「這是個『安全』的主意。」Flag站起身抱了抱Zoe。

「或者你可以選擇去Aunt June的研究中心。」 聞此,Zoe毫不留情地翻了個白眼。

兩人一起走到了客廳。Flag給了那個天賦異稟的噴火小子一個同樣的擁抱,最後將兩個孩子送離開家門。

Flag一走回家中,他就看見某位不速之客站在廚房的陰影裡。

他警戒著,但並沒直接撲向餐桌那些唾手可得的武器、反而是選擇與對方面對面地對峙。

沉默只維持了兩秒,那個人率先開口了。

「我覺得她說得沒錯。」那個人說話的聲音、依舊帶著似笑非笑的語氣。

「哦是嗎?如果你是指誰會把誰按在地上這件事……」Flag用力地折了折手指、咧嘴露出咬牙切齒的笑容。

「You can try, Deadshot. 」

Fin.

(First published on 2016.09.24)
========

注1:Lieutenant GQ Edwards,由Scott Eastwood飾演。在電影中是Rick Flag的副手,特徵是反戴的鴨舌帽。在第一次Flag要被抓走時、就是小丑女跟GQ兩人一起跑過去救他的。他也是最後在下水道按下炸彈的那位。

注2:El Diablo 的能力轉移部份不是原作設定。總之是舖梗的私心(欸)。

注3:我知道橡膠子彈是貝爾蝙的代表....但我這時心裡想的還是小班蝙 ><。(請就當成是BvS之後Batman的改變吧!!)

4. 更正錯誤>>海豹部隊屬海軍,GQ他是lieutenant,所以應該是上尉 (原本很順地就以為是中尉....

【官漫】
我真心覺得.....
反派們真的...
很懂  (。

>>>(編輯)
有語病…XPPPP
反派是指SS(應該是吧如果接劇情ˊˇˋ

【10/29 台北】
Infect.感染歐美影視only no.4

工商宣傳~~
我們在A05哦!

正聯別針部分,因為送印時沒注意到圖案設計的問題,使得超人、蝙蝠俠、海王 視覺尺寸比其他四款小(但他們都是同一長度規格的
自己覺得整個系列的視覺大小差異太多有點怪 ˊ_ˋ.....所以作為彌補 超人、蝙蝠俠、海王 這三款 NT$45/單個。其餘四款維持原售價 NT$50元/單個。
購買一套7款降為300元。

滑河道看到懷舊作。
小狐狸叫Tod (捧心

『等我長大之後一切都會變好,
因為我會忘了是怎麼長大的。』

----再一次拒絕長大劇團,《春醒》,2017

為之前Batfamily茶會準備的搭訕小卡。

用橡皮章印的,但因為茶會前一天病倒....結果只能在當天火車上刻(虐
所以還有一些角色沒刻qwq

塗鴉(?)